虞澄

#邦信#王者荣耀#史向


吕后之所以对韩信心生厌恶,原因不过是刘邦太过于信任此人.

清早,刘邦便于人去了前线办要事.吕后也如期的收到了安插在韩信身边线人的信:

“今日卯时,韩重言要举兵谋反”

只言片语,短短几字却让人胆战心惊。吕后抑不住上杨的嘴角,终于可以将这个碍眼的人去掉了,而且...是以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于府中的韩信正与心腹商讨军事谋划,不料吕后却匆匆宣之入宫,他不语,只回复待收拾妥当便进宫,清楚知道自己这一去应该是不会回来了罢...只是,再也见不到他了罢....一想到那人,便心生苦意。

"这样其实也好..."

待收拾妥当,天色已变暗,灰蒙蒙的怎么也看不清天空的颜色。韩信一身赤衣银甲,长发用红绳高高束起,飒爽英姿好不潇洒。

吕后在主位上已等了许久,见韩信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她一愣,随即扯起笑意。

“韩重言,你可知道为什么本宫要宣你进宫吗”吕后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韩信,眼睛笑弯成一条缝。

韩重言低垂着头,细碎的刘海遮挡了双眼。
他又怎会不知。

“呵,你意图起军谋反?你想谋权篡位?你该当何罪!”吕后将那封造反信扔到韩信脚下,白纸黑字,字字珠玑。

“你可知罪?韩重言”

站在底下的韩信勾了勾嘴角,想起了那个男人平时的音容笑貌。

“臣知罪。”

吕后没有料到韩信居然那么快就认罪了,语气更为欢快。

“他封你三不死...见地不死,见天不死,见刀不死,我不想让他违背誓言...”

吕后身边的心腹听见这话便上前用准备好的黑布将韩信的眼睛死死蒙住。

“放!”

听见吕后下了命令,暗处的竹片被弓手射了出来。

是竹片刺进肉里的声音,穿心之痛让他再也无法回忆过去的一切,皮肉撕裂的痛感像是在嘲笑他识人不明,用情不清.所谓三不杀之诺不过玩乐也。

  “刘季”
“其实我从未有过谋反之心”
“只是你不信罢了”

......

当刘邦赶来时,看见的便是那插满竹片的人,血染满了银甲,嘴角流出的血液已经干涸,那平日里被高高束起的长发此刻随意的散落在肩上,像是城南外头的野草。

“重言...重言...”刘邦抱着韩信轻唤他的名字。

“抱歉...我回来晚了。”韩信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刘邦的怀里,脸上的黑布挡住了他的眼睛,苍白的脸色却又显得安详,他好像只是在睡觉罢了,他好像还在这里。
韩信的心腹给了刘邦一封信,称这是韩丞相进宫之前写的.

信的内容很简单,就像韩信这个人。

"君上,韩信从未后悔过,只不过现在累了。"

刘邦看了这封信,什么都没说,只是抚摸着韩信的脸,坐了许久,最后韩信被他安放在了寝宫的一棵红棉花下,无人知晓。

春天到了,那树上的花骨朵儿吐出了一朵朵碗口大的花,血一般的红,就像那个人的头发一般,红的炽烈.



序:

韩信又怎么会不知道那只是吕后与他亲手编制的一端棋局.只不过,君要臣死,臣又怎敢不死啊.

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我固当亨

只怨我自己生出了君臣之外的感情.

序:

春去冬又来,刘邦暗淡的紫发掺杂着几缕白丝,看着那颗老树,静静地站了许久.

序:

公元前195

汉高祖身中流矢,回来后,身体大不如前,病卧床榻.

"我叫刘邦,我当了八年的皇帝...这一生我做尽了坏事,我却从未后悔,只是...允了吕后去杀了韩信,却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啊..."

-END-

评论(1)

热度(3)